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悦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92章

言格赶去走廊时,椅子上已空空如也。甄意早不见了踪影。

摸出手机给她打电话,对面还是那首欢乐的求婚曲彩铃。耳畔却同时响起了甄意俏皮的声音:“甄意~你男人电话~快来接呀~”

他的心猛地一沉,回头,只看见女卫生间开着门。

他的手缓缓垂下来,走去门边,就见甄意的包包倒在洗手台上,钥匙手机面巾纸唇彩散落一地。

他立刻转身,几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下去停车场,可杨姿的车早已没了踪影。

他死死盯着停车场的出口,看了几秒,又转身巡视四周,目光笔直而用力,却不知自己在看什么。

看什么,她不在这里啊。是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抬手用力捂了一下嘴,狠狠呼出一口气。

警署。呵,警署。

居然在这儿把人掳走。

他派了守护她的人,不会跟进警署。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反倒成了防守最弱的区域。

杨姿。

言格对这个女人的了解更多的停留在“甄意身边常出现的一个表情不太真诚的女人”上。

既然敢在警署里把甄意带走,她便是做好了犯罪的打算。

而通常来说,女人的犯罪往往比男人更残忍。

言格竭力吸了一口气,抿紧唇,转身头也不回地上楼。

上去,季阳和几个警司在调看监控视频。

黑白色的屏幕里,杨姿抓着甄意的手臂,带着她下楼,上车,扬长而去。视频里,甄意还能独立行走,非常正常。

司瑰紧张地握着拳头,看完录像又觉得不可思议:“甄意怎么可能乖乖被杨姿带走?会不会是她没有发现杨姿的真面目?”

“不会。”季阳道,“甄意的包留在洗手间了。”

几个警司都憋着火,光天化日的,在警署内部把人掳走,这简直是警察们的奇耻大辱。

言格立在人群的最后排,碎发下眼瞳幽深,远远看着屏幕里那个熟悉的小不点,她很乖的样子,杨姿给她开门,她就坐上了车,没有反抗。

前方的人在密切地讨论着,在他眼里,所有人都像是消失了,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各个镜头上甄意走过的画面。她的脸看上去有点儿白,但异常平静,平静地刺痛了他的心。

良久,他缓缓道:“她被药物控制了。”

走出监控室,遇见陈sir在和淮生解释,大意是很抱歉,已经确定嫌疑人是女人。

淮生不太明白,说:“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摩擦环呢?”

季阳走上去,简短道:“都是她自己设计的误导项。害死郑颖的凶手就是她,只不过她自己演戏时,可能收买了淮如帮忙。”

淮生:“我姐姐怎么会帮她?”

陈sir:“给钱就行。而且你姐姐很可能不知道郑颖的事,只以为杨姿要陷害甄律师,又不会死人,所以她还是敢做的。”

淮生想起之前他们对自己的逼问,还是胆战心惊,看向言格:“这是真的吗?”

言格脸色微凉,说了一个字:“是。”

淮生难过地蹙眉,有点自责:“是我不该拜托甄律师送我来警局。现在杨姿把她抓走了,也会用那样戏剧的方式杀掉甄律师吗?你们一定要尽快救她。”

言格想起郑颖那样戏剧的死亡方式,胸口瞬间一滞;但他也很清楚,他们不会杀掉甄意,他们要的是甄心。

甄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这是一处非常干净洁白的房间,四壁没有窗子,只有高高的两个排气扇。屋子里灯光明亮。

杨姿坐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手里燃着一只烟。

袅袅的烟雾背后,她的脸浓妆艳抹,异常漂亮。因为画过妆,打扮得愈发漂亮夺目了。丰厚的嘴唇上涂了大红色的口红,殷红的嘴角勾出一个幽幽的弧度:

“醒了?”

甄意爬起来,却又摔下去,双手双脚都在发软,连心跳都很缓慢。

她双手撑在地面,努力地呼吸着。又用力摇了摇头,可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记不起自己是怎么跟着她到这里来的。

只记得镜子里,杨姿漂亮的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模糊,却又异常清晰。那双手,和她那日被人打晕后从镜子里看到的那只手很像。

“杨姿,是你自己吗?”她虚弱地问。

杨姿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一团烟雾,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蠢成这副德行了?这样的问题,还需要问?”

甄意愣了几秒,从没见过杨姿这样熟女又傲然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我不愿意相信你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你虽然有些不好的小心思,却不至于做出这种龌龊肮脏的事。”

杨姿脸色微变,突然大步上来,狠狠一巴掌抽到甄意脸上,后者猛地摔倒在地,头晕眼花。

甄意这才发觉,脖子上又系上了一环项圈,抬头看,长长的绳子吊在头顶的滑轮上。

“甄意,你最好给我收起你这副道貌岸然的嘴脸。朋友?我早就不把你当朋友了。你也不需要再伪装了。既然是做朋友,你难道没发现,你身上的很多秘密,是我透露给别人的吗?”

甄意不知道她说的“别人”是不是MSP。

“至于你,我最落魄困苦的时候,你却站在最高的位置全是鲜花掌声。这样的差距让我们必然做不了朋友。也说明,你只不过是想让我衬托你而已。”

甄意捂住发痛的脸颊,缓缓坐起身:“如果你说的是淮如的官司,那是你自己没准备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现在做出错误的选择,也是你自己的决定。”

“你又开始这些我不想听的话了。甄意,其实我还没有那么恨你。可你总是和我作对。”

杨姿婀娜地吐出一口烟,烟雾后边,她脸色冷寂,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那个杀死坏女孩的‘卫道者’会用假的生殖器侵犯女孩,并在六月份终止了犯案。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最后的一个受害者逃脱了,更因为他与最后的一个受害者发生了真正的性行为。”

甄意一愣,猛地抬起头。

杨姿一点儿不难过,抱着手俯身看她:

“甄意,那段时间,姚锋的父母被受害者逼着还钱,我没有管。他们自杀了,网上很多人都在骂我,这种时候你知道你的这个朋友有多无助痛苦吗?或许因为这样,我被那个卫道者盯上了。只可惜,他对我有感情,舍不得杀我,还占有了我的身体。

在你的工作室办成洋娃娃出事的那天,的确是我自己假装的。但我描述的那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只不过在好几个月以前。

你的言格就是卫道者,他用催眠**了我。

可那段时间,正是你对他攻势最强的时候,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恨你吗?因为你,让他动摇了。我一度不准备打算做坏事了,想和他好好的,是你破碎了我变好的希望。”

甄意摇头,脑子里昏昏沉沉,思维却异常清晰:“不对,杨姿。你错了,卫道者的受害者全是意外害死了公职人员的人,你根本不符合那个受害者类型。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很可能只是个意外,和你认识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杨姿听言,很冷静地笑了笑。

甄意这番话不仅是在侮辱她的记忆,更是在羞辱她的人格。

她大步走回去桌子旁边,“啪”地摁下了一个按钮,甄意只觉脖子猛然一扯,呼吸骤停,人就被提起来吊去了半空中。

空气!

她双手用力扯住脖子上越勒越紧的项圈,想竭力吸进去一口空气,可她的头被狠狠拉扯着仿佛要从脖子上拔出。

身子像被一条巨大的蟒蛇缠住,每呼出一口气,胸腔就瘪一点,只有出气,没有进来的。

杨姿立在桌子前,看着甄意悬在半空中,双腿拼命地踢腾墙面,小脸涨得越来越红,她冷冷地笑了笑,见差不多了,摁了另一个钮。

滑轮一滑,甄意骤然从空中摔下来,身体撞击地板的痛已不足挂齿。她张开口,疯了般呼吸,五脏六腑都仿佛干瘪后猛力膨胀的气球。

她捂住剧烈起伏的胸口,喘气道:“杨姿,你一定是幻想。你跟着他们,只会被那些人利用。”

“呵。”杨姿冷笑,“被谁利用?我做的任何事,都是我自主想做的。谁在利用我?”

甄意只觉她说话的语气真像是邪教里冥顽不灵的教徒。“自主?杨姿,你为什么要杀郑颖?她和你有什么关系?”

杨姿不答,却猛地把甄意提起来,抓住她的双手往墙上一摁。

甄意的两只手腕瞬间被墙上的两个铁环扣住,她面对着冰冷的墙壁,心中已觉不安。下一秒,杨姿尖尖的指甲就抠进她的脖子后,抓着衬衫领狠狠一扯。

衣服哗啦啦地撕开,甄意的背后透了风。

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浑身紧绷,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可,身后的人停了下来。

杨姿的指尖轻轻碰上甄意的后背,缓缓沿着她的背脊滑下去

甄意头皮发麻。

有好几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甄意裸露的背部的肌肤白皙而滑腻,像沉水的美玉,又像最美的雪地。杨姿的眼一度一度地深敛,只看见了白雪上的红梅,是男人留下的吻痕。

她缓缓收回手,真是光滑的肌肤啊。

她轻轻吸了一口烟,长长地吐了出去。半晌,眼中凶光一闪,手中燃着火的烟头就狠狠摁进了那白腻的肌肤里。

“啊!!!”甄意仰起头,撕心裂肺地惨叫。

烟头一瞬间的高温和灼烫如刀一样撕扯着她的神经,她痛得脑中好似爆炸,身体不受控制地拼命抽搐,扭动着要躲避外界的伤害,可她被困在墙上,无处可去。

皮肤一寸寸的烧伤终于溶解了烟头的高温,可杨姿的手仍旧狠狠摁在伤口上,继续施加着痛苦。

她贴过去,盯着甄意一瞬间惨白的脸,冷笑:“甄意,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杀郑颖吗?嗯,你的男朋友那么聪明,应该已经知道了。要不,我们问问他吧。”

甄意痛得神思恍惚,听她这话,却骤然回神一愣,就见杨姿拿出了一只形状奇怪的电话,拨通了号码。

开着扩音器,“嘟嘟”的声音很空很空。

甄意歪头靠在墙壁上,脸色苍白。

大概过了十秒钟,电话接起来了。那边停了一瞬,传过来一个很低的男声:

“你好。”

甄意一怔,也不知为何,眼睛就湿了。

距甄意被绑架已经过去4个小时。

言格接起手机时,警署的技术分析人员立刻开始解码电话信号和通讯基站,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竟分析不出有效的信号。

电话是从国外打来的,10秒钟换一个地点。

言格心无旁骛地接起电话,缓缓说了句:“你好。”

对面有好几秒没有动静,但很快,杨姿傲慢挑衅的声音传来:“言。格。”一字,一句。

“是我。”他并无多话。

杨姿那边没料到他是这种态度,便说:“甄意在我手里。”

“嗯,我知道。”惜字如金。

“你从她绑架到现在,做了些什么?”

“分析你。”只字不提甄意,反倒把重点放在她的身上。

电话那边的人笑了一下,竟好似被愉悦了:“哦?说说看,都分析了一些什么?”

“恕难奉告。”

那边的人哼笑了一下,很快有了打火机的声音,隔几秒,言格的心猛地一沉,下一刻,便是甄意凄厉的惨叫:“啊!!”

一室的警察都沉默了。

言格背脊僵直,碎发下的眼眸深邃得像夜里的海,

他没作声,只缓缓地抬起手,用力摁了一下眼睛。

那边轻笑:“言格,现在我们可以交谈了吗?”

言格极力摁着眉心,摁了很久,才抬头,眼神渐渐聚焦,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和冷冽:

“30年前,一位少女送孕妇回家,自此失踪。她被孕妇拐骗至家中,被囚禁。孕妇把她送给她的丈夫,作为孕期不能满足丈夫**的礼物。同样,也作为日常生活中满足丈夫变态性虐心理的替代品。他们把那个少女囚禁起来,夜夜给她非人的虐待和折磨。把她变成了他的**。

很多年后,这个**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儿。丈夫对奴隶有了浅薄的感情,把这个女儿养在身边,儿女双全。可后来妻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小女儿与大女儿水火不容。

于是,大女儿被送去了孤儿院。那时,她年纪还小,但也应该记得一些事情。”

“你真厉害。”那边的人又开始抽烟了,“那个男人那么大的官,都让你翻出黑历史。哎。”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嗓音妩媚而温柔,“说实话,那时我年纪小,有些事情记不太清,可长大后,记忆反倒越来越清晰了。生活过得越来越惨,人家却过得越来越好,你说我能满意吗?”

言格不语。

他很清楚,因为是杨姿,甄意的境况才更危险。但他不能提甄意,纵使心口想得发疼,都不能提她的名字。

这时,电话里突然再度出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烟头摁灭在肉体上,一种非常沉闷的嗞嗞声。可这次,那边没有任何人发出声响。

可就是在这诡异的沉默里,言格的下颌紧绷起来,眼眶就湿了。

他甚至可以看到,甄意额头冷汗直流,把嘴唇咬出血都不肯吭声让他听到的样子。

“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言格的嗓音不再平和,变得低沉。

“想问你,你究竟承不承认你就是卫道者,你就是**我的那个人?”杨姿嗓音袅袅的,像难以捉摸的纱,她再次点了一根烟。

打火机轻磕的声音,重重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司瑰咬着牙,拳头握得咯咯响。

言格有足足十秒没说话,不知是在想什么,一贯澄澈安定的眼眸变得狠烈,像看着很远的地方。

甄意她

他很清楚,不管说什么,杨姿都

他眼中浮起了泪雾,一字一句,道:“杨姿,我和你,从来没有任何关系。”

话音落后,再是寂寞。

电话那边传来细碎的声音,是指甲拨弄着人的发丝和头皮。

一屋子的警察眼睛都红了。

“浑”司瑰失控了,要冲上去夺电话,却被另几个警司捂住嘴拦了下来。

嗞嗞的灼烧发根和头皮的声音,杨姿手中的另一根烟,戳进了甄意的后脑勺。

言格固执地睁着眼睛,泪水一下子弥漫眼眶。

可甄意没有作声,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

死一般的寂静里,言格握着电话的手指微微发颤,心像是被重锤狠狠一击,没了动静。

他咬了咬牙,一瞬间,身上莫名散发出冰冷彻骨的气质,像是从内心最深处侵染而出。

可,他说出来的话,依旧淡漠平静:“杨姿,你想要什么?”

“三样。”她褪去了轻松傲然的语气,变成了谈条件的坚定决然,“你向我道歉,生我的那个男人向我道歉;还有,把厉佑放出来。”

言格没回答。有些事情,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我给你们三天的考虑时间。不然”杨姿笑了一声,气势全开,

“言格,你放心,我不会杀甄意。但我在想,你说如果把她囚禁起来,关上几年,让她给别人生一个小孩。你说,那个时候她还会回去你的身边吗?”

司瑰的眼泪疯了般流下来,被捂住了嘴,痛苦地呜呜直哭。这样的话叫所有的警察都无力而悲伤。

“或许,让她来求求你吧。”她大发慈悲,电话那头传来换位置的声音。

言格心里一紧,便听见电话里细细簌簌的,像有谁在动。

他冰封了一整天的心瞬间软了,他很清楚,是甄意。

每个夜晚,每个清晨,身边的她迷糊在梦里,动来动去时,就是这个声音。

他张了张口,用尽全身的力量,竭力忍住了喊出她名字的冲动。他最终紧紧抿唇,一声不吭。

“言格”是甄意。

她嗓子已经哑了,声音却意外的柔软,仿佛带着微笑,想说她没事。

他一直到知道,甄意是个很爱哭,很爱叫的女孩子。可她也会很安静,很沉默。就像刚才。

他静静听着她微弱的呼吸,眼神非常幽深专注,脸颊非常淡漠冷清。想说什么,信号却断了。

嘟嘟的空响让每个人的心沉落谷底。

警察们面色严峻,他们遇到了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疯子,这就是杨姿对于boss的利用价值。

言格攥着电话,不经意握了握拳,很想努力。可,已经无法再控制

他的心一寸寸在发凉,冷得像,像冬天终于到了。

甄意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呆呆地望着虚空。

言格对她一句话也没说,可她却知道,他一定是流泪了。一想到他背脊修挺地站在一众人群里却骨子里孤独寂寞的样子,她就痛得撕心裂肺。

而言格懂她的,他知道她有多爱面子,有多心疼他;他知道他要是违心地承认,她要心痛死,还要给杨姿活活怄死。

她那么相信他,她一定会等他来救她啊。一想到他此刻沉默的心痛,她的心就酸得像是泡进了泪水里。

好想他。好想,好想。

杨姿挂了电话,冷眼瞧着甄意。她额头上,脖子上,背脊上,全是冷汗,嘴唇惨白得像纸张。

“甄意,你听见了没?现在知道,我的人生有多凄惨了吧?”杨姿转身走去桌子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在手中轻晃,

“所以甄意,你觉得你比我成功,是真的因为你比较厉害吗?不是的。是因为你天生命好。”

甄意无力地伏在墙上,后脑勺的烫伤几乎已经让她虚脱。那一瞬,她痛得像是所有的神经齐齐断裂。她以为自己会活活痛晕过去,可她一次次居然挺了过来。

“杨姿,你杀了郑颖,因为她是你的亲妹妹?”

“她抢走了我的人生。”杨姿很简单地一句概括,并不像以前的那个杨姿,说起自己的苦难就会事无巨细所有的悲惨都倾倒出来。

完全露出本来面目后的杨姿,非常的主动且有控制力。

半晌,她语峰一转,“也没什么,就像你抢走了你姐姐的人生,她也想让你死一样。”

“你胡说什么?”

杨姿手里晃着刀走过来,轻蔑地笑:“甄意,你一直有病你不知道吗?别人都以为你很坚强,你很强大,那是因为你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给你姐姐了。你的人生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上。你在吸取她的生命!”

甄意扭头,脸色苍白,目光却尖锐:“我姐姐现在好好的。”

“你姐姐甄心,在美国工作吧。很有钱对吧。那我告诉你吧,那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甄意,你有病你知不知道?”

甄意的脸渐渐变凉:“杨姿,你疯了吗?”

“甄意,你清醒的时候听过你姐姐的声音吗?你见过她吗?你有没有和她的合照。”杨姿拿起一摞纸,递到她面前,

“你看好了。这是你的护照复印件,甄意,你的名字。今天上半年,就是唐裳的案子之后,你去过美国。这是你的处境资料,这是你在街上的照片。你自己买了一件碎钻的裙子,寄回了中国。”

甄意愣愣的,望着照片上的自己,摇了摇头:“我没去过美国。”

“护照的签证都在!更可笑的是,这是你在美国银行开设的账户资料。户名就是你,YIZHEN。每个月往你在中国的甄意的账户上打钱。这就是你姐姐寄给你的钱。甄意,你和宋依一样,人格分裂。你嘴里所谓的甄心,其实就是你自己。”

杨姿拿着这些资料,一句一句缓缓地说出来,仿佛抽丝拨茧,看着甄意惨白得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的脸,她缓缓地勾了勾唇角。

“你胡说!”甄意怒斥。

“哦,有一件事你可能忘了。”杨姿优雅地笑笑,“8年前,你控制不住,变出了甄心的一面。你伙同厉佑一起,找人打伤了言格,把他扔在垃圾堆里,侮辱了他。”

“我说的侮辱,意思是”她凑近甄意的耳朵,缓缓说出了那个词。

甄意被刺激得一动不动了,双手紧握成拳,眼睛阴冷得像是寒冬,一瞬不眨,死一般盯着杨姿。

杨姿变了脸色,唇角阴鸷地勾起,一字一句,仿佛宣判死刑的修罗:

“差点儿忘了告诉你。你觉得我杀了郑颖,这种行为很可笑吗?那甄心其实更想杀你呢。因为,甄意,你只是个实验品。”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100.com)亲爱的弗洛伊德百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

猜你喜欢: 亲爱的弗洛伊德不可名状的城镇天师死亡万花筒特别调查组[刑侦]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光暗之匣超感应假说破云我的鬼神郎君未来老公要杀我全民侦探游戏3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诡婳之说蛊毒前夫高能总管原名格蕾丝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凶案现场直播天命新娘丧病大学刑事技术档案深渊归途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惊叫循环(无限流)
完本推荐: 甜妻全文阅读砂锅娘子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武当生死簿全文阅读娱乐圈头条全文阅读嫁给沈先生全文阅读逆徒全文阅读重返全文阅读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足球]完美前锋全文阅读安知我意全文阅读狂武兽尊全文阅读你亲我一下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我真不喜欢焰灵姬全文阅读冠军之心全文阅读小夜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剑尊神话版三国半杯流年半杯月妖龙古帝无间之主开局成为RNG中单诸天科技之路长夜余火龙王的傲娇日常潜伏在大清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我真就是个键盘侠[综历史]衣被天下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数风流人物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重生当萌犬无限列车穿越后加错点怎么办黎明之剑大梦主娱乐:从武替到世界影帝不灭战神逆剑狂神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云桑夜靖寒末日乐园天道之下公寓之逆袭人生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移动版 - 百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