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悦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2章

早上六点半的时候,言格醒了。

神思在清醒的一瞬间,莫名回想起她躺在他身下,双臂牢牢箍住他的脖子,身体僵硬,像只小虾米般弓起,小手紧紧抓入他的发间,牙齿咬在他的脖颈上。

耳边似乎还萦绕着她那一声长长的柔柔的叹息,那时,她又软得像水了;长发凌乱地在枕头上散开,像海藻一般惊艳。

才醒来,他的心便咚咚直跳,再无平静。

而世界很安静,浅蓝色的布艺窗帘外,天光朦胧;

卧室里一片静谧。

开了一扇窗子,纱帘轻轻翻飞。秋天清晨的微风清冽而纯净,空气里有一丝流动的馨香和甜腻,隐约残留着凌晨亲昵过后的旖旎。

嗯……全是她的味道。

此刻,她的手臂和腿杆全压在他身上。她连睡觉都是张牙舞爪的,手脚并用地搂着他,像一只抱着树枝酣睡的树袋熊。

扭头看,她安然熟睡着,脸颊白皙,睫毛乌黑,密密地垂着,像一把小梳子。

他的心不自禁一动,这样想,便这样倾身过去吻了吻她的眼睛。

她在梦中微微受惊,缩了一下,松开对他的束缚,翻个身滚去另一边了。被子全被她缠走。让他暴露在外边。

“……”

他起身下床,悄无声息地漱口,洗澡,做早餐。

七点半了,卧室那边还是安静,阳光却已爬满客厅。窗明几净。

他重返床边,轻轻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的脸颊:“甄意?”

“唔?”

她再度小小地惊了一下,闭着眼睛咕哝着发声。最近是真的累坏了。

“吃完早餐再睡好不好?”他轻声商量。

“唔……”口齿不清,像是答应了,人却没动静。脑袋侧在枕头里,呼呼地出气。

“而且,你说要去看爷爷的。”

“唔……”

一室安静。

他坐在床边,静静地看她搂着被子憨憨大睡的样子,没有不耐,反而心底平静安宁,便那样安然瞧着。

过了不知多久,她仿佛是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懵懵地睁开眼睛,黑黑的眸子乌溜溜地,看着他,湿润而清澈。

半晌,又沉沉地阖上去,这次,她朝他伸出双臂。

他倾身过去,把她从被窝里捞出来,拿大毛巾裹住,打横抱起,出去到了餐桌前,才把她稳稳地放下。

她软趴趴地贴在餐桌上睡;他给她盛了青菜粥,配上豆浆鸡蛋和葡萄,送到她跟前。

她闻到清粥的米香味,鼻子嗅嗅,醒来了。眼睛还没睁开,桌子底下,脚先一抬,搭去对面他的腿上,轻车熟路地钻到他腿间,脚趾抓抓又蹭蹭。

言格剥鸡蛋的手就顿住,抬眸看她,稍稍不可思议。分明人都还没清醒,就开始耍流氓了。像有应激性似的。

她眼睛半睁不开,懒懒散散地舀粥吃。吃了好一会儿,渐渐醒了,也不知为何,和他这样安静地吃早餐,忽然就有些感慨,说:

“我卞谦哥和司瑰在一起了,都同居了。”

言格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甄意显然对他的回复不满意:“我说的同居是,咳咳,每天晚上睡在一起,那个那个了。”

言格感受到了她语气中的不满,手指稍微顿了一下,心想,卞谦和司瑰在一起,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呢?难道……

虽然说,甄意身边的男人,最让他不适的,是尹铎的公然追求;可卞谦,他对这个人也有隐隐的抵触。

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甄意总是“卞谦哥”“卞谦哥”地叫,因为他离开了8年,而这8年里,是另一个男人为她遮风挡雨,帮她成长,陪她长大。

尽管不是因为男女之情,言格也略略介怀。

他沉默着鄙视自己,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你看看我们,认识那么久了,居然还是没到最后那一步。”甄意憋着嘴巴埋怨。

言格:“……”

她不满的是这件事么……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心里却轻松了一点儿。

他是习惯了她的重口味和直来直往,可他很多时候,真不知该如何应答。

甄意也不追问,一把抓起葡萄盘子底下的冰块,塞进嘴里。

言格微微蹙眉:“早上不要吃冰。”

开车去疗养院的路上,甄意懒洋洋地脱掉鞋,搭过去蹭他的脚踝,又钻进他的裤子蹭他的小腿。因顾及他在开车,只是极轻地依附着。

言格并没制止,他知道,她很喜欢这样肌肤间的亲密。

她喜欢,他便会顺着。

甄意侧身靠在椅子里,安心看他专注开车的模样;只是这样,她就觉得幸福无比。

渐渐想起昨晚郑颖的案子,终究是抵不过好奇心,忍不住问:“昨天你为什么说郑颖是自杀的?她那样子,不像是自杀呀?”

言格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看着前方的道路,说了一个词:“性窒息。”

“性窒息?”

甄意对这个词并不陌生,上大学时曾好奇地探寻过。

听她如此专业的解释,言格抬起眼眸,从后视镜里瞥她一眼:“你很清楚。”

甄意一愣,旋即笑眯眯,毫不尴尬:“大学时,我室友研究过这个课题。”

“……”言格并未在这点上多做停留,道,“嗯,人脑在缺氧的状态下,**官会格外敏感。”停了一秒,“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上吊的男人?”

“昨晚才说,我哪有那么快忘记?”她微微抱怨,脚趾轻轻摩挲他小腿的肌肤。

他顿了顿,觉得有点儿痒。

“17世纪,西方有人用这个方法治疗男人的阳痿;至于现在,西方很多情侣间会这么做,如果控制不当造成途中死亡,法庭会判意外事故。”

甄意亮着眼睛看他,明显很有兴趣:“我记得性窒息里常见的用具是振动器,假XX,项圈,绳索,还有镜子。”

言格:“镜子是为了让人更清楚地看清自己的行为,这会极大地增强心理刺激和身体敏感度。”

甄意的眼睛开始冒星光:“言格,我好喜欢你家里的洗手台,就是九溪言庄里你住的庭院里的那个。”

“……”

他不明白她的思维怎么跳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

好在她并没有执着于这个话题,自个儿偷偷笑了一会儿,便很快回到正题:“呃对了,刚才你是说,郑颖用假器具**,但没控制住火候,真的窒息而死了?”

“也不是。”他平复下来,缓缓答,“如果只是**,何必打扮得那样华丽?”

“对哦,她的装扮太精心,和前几个死者的大不相同。”

她不自觉把脚抬上来了,安静地搭在他的大腿上,问:“你说郑颖的案子有凶手。如果她是自杀,怎么会有凶手?”

“她被催眠了。”

“又是催眠?”甄意瞪大眼睛,“这你也看得出来?”

“即使是自杀,被勒死的人表情也会极其狰狞扭曲,可郑颖的表情非常平静祥和。”

甄意想起郑颖浓妆艳抹的脸上,那诡异的笑容,莫名颤了一下……

“还有那个符号。”

“双环蛇的符号吗?”

“嗯。”他轻轻蹙眉,“那是MSP的标志图案。”可言溯也说了,他们还有一个单环蛇的标志,且照理说,没人敢随便把标志拿出来用。

“MSP?”她理解困难。

“厉佑。你不是对他很好奇吗?”他声音微凉,“他不是邪教的,他服务于MSP:Mind,spirit,psychology,一个研究人类精神的机构。之前,我只知道这个机构的存在,不知道它的具体名称。现在也仅仅知道它是一个黑暗组织的旗下机构,而它下面的分支更多。”

“那MSP是干什么的?”

“虽然它的财力和人力是个谜,但它一直在人的身上做精神实验,部分实验甚至跨越人的一生,而被测试者毫不知情。协会内部人员分为两派,一派用真实发生的惨剧影响人的精神,一派则用药物影响。”

甄意好奇心爆棚:“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认为这是在拓展人的精神极限。前者认为人的精神像一个可收缩的容器,不断给它的内部施压,就可以无限拓展;后者认为人的身体是精神的容器,通常一个身体里有一个精神,但它可以分裂复制移动。”

甄意居然完全理解:“前者就像是给人精神施压,让人的精神和承受力越来越强大;而后者就像是计算机操作,往不同的文件夹(人的身体)里移动剪切复制新建文件(人的思想)?只不过,它有源文件。”

言格稍稍奇怪她的比喻,点了一下头:“是这个意思。”

甄意惊叹:“这群人听上去像鬼才科学家,专门致力于黑暗科学。”

他倒没想到她会给出这种评价,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隔了好一会儿,他轻声唤她:“甄意。”

“嗯?”

“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讲。”

“诶?”她意外,“怎么突然说这个?”

“抱歉,但我今天凌晨接了你的电话。”他说。

甄意一愣,怔怔好几秒,仿佛什么不好的秘密被他发现。她缓缓低下头去,睫毛一垂,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有好几秒,言格心底悄无声息。他不确定甄意会不会解释,更不确定她会不会说实话。

良久,甄意为难地咬咬唇,很是窘迫地搓了搓手,小声道:

“我有段时间压力很大,姐姐就推荐了一个咨询师给我,说是她的朋友。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和他聊天。他”声音更小了,“他和我姐姐性格一样好,相处下来也很自在。只是最近半年矛盾多了,联系就少了,但他还是会偶尔打电话来。”

最近半年,正是他们重逢的半年。

实话。

他的心落了下去,却有了另一种担忧。

言格淡淡地“哦”了一声,问:“你都和他讲些什么?”

“也没什么呀,”她不自在地揪着手指,“有时候觉得太难受,太累了,就会稍微”声音低下去,“诉一下苦吧”

他想象着很多个深夜里,比如唐裳的案子时,他们没有重逢;比如宋依的案子时,他们还保持着距离;比如戚勉的案子时,她遭受背叛突然从法院消失;

那些个深深的夜里,她独自坐在黑暗中,孤独,无助,痛苦,绝望,可听她倾诉的人,竟然不是他。

心上像长了倒刺,撕开一长条,不至于鲜血淋漓,却疼得钻心而入骨。

甄意悄悄抬头,见他侧脸紧绷着,好像真很生气的样子,她被唬住。

他这么能吃醋?

虽然心里偷偷开心,但还是不忍心看他生气难过的,脚丫子蹭蹭他的腿,讨好地说:

“别生气啦,我以后不会和他联系了。而且,他也变得不像朋友了,以前总是听我说,现在倒想管起我来了。”为表忠心,加了句,“我现在挺烦他的。”末了,又稍稍蹙眉:他是姐姐的朋友,和姐姐关系很亲,要是姐姐知道他们两个闹翻了,不知会不会怪她。可那个人对她私生活的干预已经到了过分的地步。

他脸色稍稍松动了一点儿。

甄意见了,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里却忍不住想笑。

不知为何,好开心。

车停了,她恋恋不舍地把脚收回来,腿悬在椅子上,身子仰着,斜下去找鞋子。她今天穿着长长的宝蓝色大摆裙,腿一屈起,绸缎般的裙子便顺着腿部滑落去了腰际。

甄意拾起鞋子,才发觉自己姿势极其不雅,嘴一咧,就笑了:“看什么看?”

她把已经掀到腰际的裙子再度夸张地一掀,细长腿勾住他的腰,得瑟极了:“很好看吗?是不是觉得我哪里都百看不厌?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呢。”

言格:“……”

他平静地抬眸,似乎禁止,却似乎不带责备,抬手把她的裙子拉下来,遮住了她白嫩嫩的腿。

甄意乐了,哈哈地笑,花枝乱颤。

他下了车,过来拉开车门,牵她出来。

这一次,他牵着她的手,一直没松开。

见到爷爷时,他正系着餐巾,坐在花园里吃蛋糕,笑眯眯的样子像弥勒佛。护士们把他照顾得很好。而这次,出乎意料的是,卞谦和司瑰也在。卞谦是来看爷爷的。

“爷爷!”甄意老远看见便开心地叫嚷,拉着言格的手小跑过去。

爷爷笑容可掬:“意儿,你来啦!”

甄意坐去一旁,拿餐巾纸擦拭爷爷嘴角的奶油,又望向另外两人:“过来也不叫上我一起。”她知道,卞谦经常过来看爷爷的。

卞谦笑道:“分开的话,就有两拨人来陪爷爷,不是更好吗?”

“也对噢。”甄意笑了,转身看爷爷,亲昵道,“爷爷,我带男朋友来给你看啦。”说着,一把拉过言格,头歪在他肩膀上,咧嘴笑,“喏,是不是很帅很好看?”

言格侧头看她一眼,他分明有很多其他的优点……比如……呃,就这样说吧。

“爷爷好。”

卞谦和司瑰的目光都挪到言格这边来了。言格转眸,和卞谦对视了一眼,颔了一下首。

爷爷的目光也挪过来,看他一会儿,笑容没了,拉过甄意的手:“予之,男人太过俊秀,必定薄情负心,还是我好。”说罢,蛋糕也不吃了,执起甄意的手,起身带她离开。

甄意:“……”又把她当奶奶了,还吃醋了。

她边走边回头看,言格立在秋天的草坪上,目光隽永。

她努努嘴,不经意间就笑了,回头扶着爷爷离开。

卞谦和司瑰待得差不多,也准备要走了。跟着甄意走了一会儿,卞谦问:“准备要开自己的工作室了,最近是不是很忙吗?”

“超级忙,”甄意说,“过会儿还要回工作室去看看。”

“好像还在装修阶段吧?”

“嗯,不过快结束了,过段时间就可以开始招人了。”说到这儿,甄意回头笑看他,“哥,这些年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这么快。”

卞谦笑道:“你平时那么刁蛮,现在突然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

司瑰也忍不住笑:“就是,甄意你还是露出本性吧。”

甄意“切”一声,故意道:“等我开了工作室,小心把你律师事务所的生意全抢走。”

“那谢谢你。”卞谦和她抬杠,“刚好我也不准备干这行了。”

这叫甄意始料未及:“什么?你不干了?”

“嗯,把律师事务所转手了,觉得还是回老本行,干心理咨询比较合适。”卞谦说。

“哦。”甄意知道他开律师事务所的同时,还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便问,“要一门心思管那家咨询室了吗?”

“是的。不过啊,”司瑰帮他接话,唇角含了笑,“阿谦要到警署工作了,我们警署的心理咨询师辞职了,刚好阿谦想尝试这份工作,面试考试也都过了。”

甄意看出司瑰的骄傲,“啧啧”了两下:“这下你们可以天天混在一起了。有你的‘阿谦’在,万一年考心理不合格,也会给你瞒着的。”

司瑰瞪她:“去!”

言格离开后,去街尾的精神病医院见厉佑。

医院最近加强了对他的管制,他已经没有自由放风的时间,唯一的活动处只有给他一个人的活动室。

见到言格,他心情似乎不错,不像平时先要来一次沉默对垒。这次,他主动和他打招呼:“我知道你会来。”

言格坐下,也不和他绕弯子:“给甄意打电话的是谁?”

听到这个消息,厉佑没有丝毫讶异,耸耸肩:“我和你说过,我可以用思想压迫影响他人。让一个陌生人遵从我的意志打个电话,再容易不过了。”

言格眼神淡淡的,仍旧一幅不相信且没兴趣的样子。

“言格,你太古板,没有创新思维。为什么不相信黑暗科学的存在?嗯,这是你们说的黑暗科学,但在我看来,这是人类精神探索的正道。我已经用各种现象向你证明,我的思维和思想,的确能够远距离操控他人。”

言格凉淡地看他一眼:“那你试着控制一下我的思想。”

厉佑缓缓地笑了:“目前只在小范围内。”

头一次,言格轻轻地“呵”了一声,漠然,带着极淡的讽刺。

他丝毫不想和厉佑谈他的歪理:“不管打电话的是谁,为什么给她打电话?你们的实验已经出了完美的结果,为什么还要继续监控她?”

厉佑看他半晌,无声地笑出了白白的牙齿:“你果然懂。”

言格面无表情:

“不难理解。安瑶才是完美的实验品。唐裳在困境里撑了很久,却最终产生退缩心理;宋依的主人格被第二人格控制,杀了人;崔菲不够缜密聪明,让自己和家人陷入困境,最终得向戚勤勤求饶;淮生失去姐姐,完全没了主心骨;许莫直接成了疯子。

他们都不够强大,只有安瑶,完美地蜕变,走到社会上层,冷静缜密,保护自己和自己的爱人,一举让许莫,淮如,淮生这三个实验品万劫不复,自己却不沾半分污点地功成身退。她才是你心目中的完美实验品。”

厉佑笑容绽开,鼓了鼓掌。

言格冷清道:“甄意呢?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厉佑身子微微前倾,抵在桌子上,一幅讲悄悄话的语气,道:

“你知道吗,这个孩子人格分裂的时间太早,把原本最小的16岁记录一下子刷新了8,9年。负责实验的上一代科学家们,都以为她是个废弃品。

可一天一天,她居然在社会上完好无损甚至风风光光地活了下来。太神奇了,大家都在想”

他幽幽停了一下,声音像鬼魅,

“这个实验品的崩溃临界点,究竟在哪里?”

言格表情不起波澜,可桌子底下,手狠狠握成了拳头,青筋暴起。

“她或许能给我们下一批的实验提供数据和依据。”厉佑缓缓坐回去了,靠近椅子里。

言格良久无言,心底已经无法平静,开口却丝毫不提这件事。

他很清楚,说自己的话,不要顺着厉佑。

“你们处理失败品的方式是让他们跳楼,这样看上去像自杀。”他语气平淡,没有提及郑颖性窒息而死的事。

厉佑眸光闪闪,笑了:“的确,这样可以减少警察调查的麻烦。但如果可以把失败品的死亡推给连环杀人犯,我们也会很有创意地模仿。”

郑颖的死果然和他们有关?

言格沉默半晌,说了一个词:“环蛇。”

厉佑稍稍挑眉:“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终于知道我的来历了。”

言格没理,问:“你控制的人竟然把MSP机构的图案画在玻璃上做标记,这种在MSP看来亵渎机构的行为,你知道吗?”

厉佑面色平静,可他眼里转瞬即逝的一丝讶异并没能逃过言格的眼睛。

言格手滑进兜里,缓缓起身,下了结论:“哦,原来是失控了。”

言格离开时,仔细地询问了看守厉佑的护工,再次确认他并没有和任何人接触。可他究竟是怎么和外界进行信息沟通的?

所谓的思想共振?呵。

这一整天,言格工作时都稍稍有些心不在焉。

对他来说,还真有点反常。

下午快下班时,给甄意打电话,她最近忙着筹备独立工作室,说晚上要加班。

言格问:“什么时候,我来接你。”

话未落,就感受到那头的人应该是咧嘴笑了,声音很轻快:“10点吧。”

“嗯。”

挂了电话,他心情平静,转身去和Isaac说话去了。

甄意的工作室已经涂墙完毕,工人们今天在打隔间承板,给工作室结构做小造型。

忙到晚上9点半,工人们都收工了,甄意还在给设计师对图纸,改细节。

大致敲定下一步的装修后,甄意和设计师一起下楼。夜深了,这一楼层其他的工作室已经关门,走廊明亮,两旁的玻璃格子间却是黑漆漆的。

走到电梯口,电话响了。是孤儿院的院长打来的。

上午她给深城第三孤儿院打过电话,想问淮生和淮如的事情,可院长太忙,总没时间理她,现在总算抽时间回复了。

甄意要接电话,便冲设计师招招手:“我走楼梯啦!”

她独自过去,推开安全门,下了楼梯。楼道里白炽灯明亮得有些惨白,高跟鞋的声音在无限循环往下的楼梯间里格外空旷。

甄意接起电话。

那边,院长说,她确记得淮生和淮如这两个孩子的存在,但去档案室里找他们的档案时,发现不翼而飞了。

甄意多嘴问了一句安瑶,同样的结果。

鬼使神差般,她又问了唐裳和唐羽,还是没有她们的记录,院长记得她们童年时被收养,可收养去了哪个家里,不知道。

甄意莫名感觉不安,似乎阴森森的,却理不出头绪。

突然,身后似乎有响动。她猛地停住脚步,隐隐觉得有人跟着她。霎时一回头,却只有空空荡荡的楼梯。

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的声音貌似是她高跟鞋的回声。

回头来,她从手机屏幕里看到了自己的脸,被楼梯间的白炽灯照成了纸白色。

心咚咚跳了起来,乱了节奏。

她加快脚步,飞跑着下楼。楼梯间里她的脚步声愈发响亮,简直响彻整个楼梯间,空空地惊天动地地回荡着。

一边跑,一边要挂电话,可脑子里诡异地闪过一个念头,立刻追问:“杨姿呢?”

“哦,她的也不在。”院长也很困惑,“只是你说的这几个孩子,他们的记录都刚好丢失了。对了,还有一个婴儿时期被收养的。其他人的都没有问题,应该是哪个工作人员操作不当。哎,那么多年,有丢失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甄意只听见了“还有一个婴儿时期被收养的”,她认识的人里,对不上号的,就只有宋依了。

她心都停了跳动,不知是自己乱猜还是真有隐情,可此刻她莫名觉得浑身不自在,像发抖。

挂了电话,她揪着心肝,一路头也不回地往下跑,终于到了第一层,推开安全门,解脱似的风一般冲去大厅。

急促而凌乱的高跟鞋声在大厅里回响,几个保安奇怪地抬头看她。

甄意这才放缓脚步,剧烈乱跳的心也缓缓趋于平静。

走出去,大楼外黑漆漆的,与繁华的街道隔着一个广场。甄意立在露天喷泉边等言格,秋天夜里的风很清凉,吹得她的心平静了不少。

想起刚才自己在楼梯间里的胆小,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等待的间隙,她绕着圆形的喷泉缓缓走,自言自语:“言格,你怎么还不来呀?”

一抬头,愣住。

大厦的三层以上,漆黑一片,唯独有一连六个窗户,亮着灯,像黑洞中的一束光。是她的工作室。

刚才她没关灯吗?

甄意蹙眉回想,居然不记得自己关灯没有。

她叹了口气,拔脚走回大厦,上了电梯。

夜间的电梯一路往上,速度很快,叮的一声,到了。

电梯门开,甄意抬头,心蓦地一震,走廊里黑漆漆的,灯竟然熄了。

只有电梯里的一束光投过去,撕裂黑暗,在对面的玻璃落地窗投下一道光,里面有她模糊的影子。

甄意不自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怪了,按理说,走廊里的照明灯会一直亮着的啊。

她出了电梯,往右看。走廊里黑洞洞的,只有十几米开外,她的工作室里亮着灯,灯光苍白,像一条白色的缎带。

甄意有点儿紧张,心跳狂乱。想了想,决定退回电梯下楼去,不然关了灯她再摸黑走过来,岂不吓死。

可才转身,却瞥见她的工作室里站着一个人?!

设计师?

甄意拧眉,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电梯门在她身后缓缓阖上,她的身后是无尽的黑暗和一双眼睛

她摸着墙壁,慢慢走过去,一步,两步,渐渐看到,玻璃窗旁边站着一个女人。穿着异常鲜艳明丽的公主裙,像是橱窗里的假人。

脚步猛地顿住。

视线渐渐开阔,她看到了一面镜子,她工作室里原本没有的。此刻立在那个女人面前,镜子上用血画了一个圈。

而镜子里,女人的脸浓妆艳抹,异常娇艳,脖子上系着蕾丝项圈,嘴角一抹笑意

那张脸是杨姿!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100.com)亲爱的弗洛伊德百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

猜你喜欢: 凶案现场直播光暗之匣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蛊毒刑事技术档案神捕大人又打脸了ICS凶案追踪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青行灯天师请魅惑这个NPC天命新娘不可名状的城镇我的鬼神郎君未来老公要杀我特别调查组[刑侦]超感应假说破云诡婳之说亲爱的弗洛伊德死亡万花筒惊叫循环(无限流)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完本推荐: 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庶得容易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探花全文阅读美人眸全文阅读见善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小公主,跟我回家吧全文阅读凤凰图腾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天生富贵骨全文阅读玄幻之不朽天帝全文阅读奶油味暗恋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不朽神王全文阅读人鱼爱宠的修真日常(重生)全文阅读爱不宜迟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洪荒:开局挖了碧游宫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宠妃的演技大赏诸天科技之路打造洪荒:从忽悠圣人创造世界开始娱乐:从武替到世界影帝云桑夜靖寒大梦主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穿成八零异能女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女老板的神级高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开局误把相亲对象老爸抓了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御兽诸天禁区之狐斯坦索姆神豪无间之主超神制卡师北雄公寓之逆袭人生封神:求求你当个昏君吧!我要做球王龙王的傲娇日常低调为王深渊归途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移动版 - 百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