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悦小说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5章

烛光昏暗,甄意看着盘子里的血腥物,脸煞白。

那个眼神奇怪的男人走了,脚步声也渐渐消失。

甄意立刻起身,强忍住头内铺天盖地的晕眩,用力摁住太阳血,往门外跑。

出了门,却惊得毛骨悚然。

面前是好几条横竖交错的走廊,空荡荡的,像很多口深井,井口对着她,井底却没有尽头。

墙壁上几步一烛台,不知是哪儿来的阴风,火光摇来摇去,仿佛时刻有幽暗的影子从背后爬上来,很瘆人。

她脚有些哆嗦,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目不斜视,快步却悄声地从走廊穿过。

可这里像个迷宫,找不到出口,更没有窗口。且不论如何,林涵肯定在这里,她不能把他留下。

寂静昏暗的走廊里,一道道门无声地闪过。

她吓得毛骨悚然,试着推过几道,都是锁着。

很快,黑暗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虚掩的门。门缝里有红色的光投射出来,红得吓人。

甄意握住门把手,竭力想稳定自己,可脚在发软。

她闭了闭眼,还有什么能比现在的情况更坏呢!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一推。

吱呀一声门开,红色的光倾泻而出。

空旷干净的房间,门口有一个四五米宽的水池,漂浮着奇怪的心形小红点,密密麻麻。房间是白色,可灯光是血红色,乍一看,池子里的水也像红的。门口有一条传送带,往屋内延伸,从对面的白帘子绕进绕出,一个圈又回到门口。

林涵果然在。

他被绑在一个铁柜子上,胶带捂住了嘴,头上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甚至绑了绷带。

甄意跑过小水池,去他身边,慌不迭给他松绑,可他绑着专业的水手结,甄意心急反而拆不开。慌乱之际,林涵的手忽然紧握住她,制止了她的动作。

甄意一僵,便见有道影子已经到了她脚下。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身后男人的声音非常冷漠:“小护士,你要把我的心脏偷去哪里?”

甄意听不懂,诧异地回头,一瞬间,她惊得浑身发凉。

身后的墙壁上放着水族馆的玻璃柜子,里面没有鱼,却泡着暗红深红血红各种红色的心脏!

叮叮两声清脆,水族馆开闸,流泻出一大堆水和心脏,水落进池子,心脏掉在传送带上,传送带开始转动,由远及近,转了半圈,消失在帘子后边,停止了。

甄意瞠目结舌。

男人跋涉过池水,缓缓地走过来。

甄意盯着他背上的猎枪,慌忙转身拦在林涵面前:“别杀他!”

“我不杀他。”他在离甄意一米处站定,单手举起猎枪,抵在甄意的胸口。

月色寂寥,南中山角灯光冲天,一派忙碌。

各路分队紧急赶往救援,指挥部则立刻开始重新分析情况。

夜色浑浊,言格立在车边,依旧身姿挺拔,像一棵树。

昏暗的夜与灯光打在他脸上,给他静默的侧脸投下几道深深的暗影,更显棱廓分明。他很静,没有任何表情。

思绪放空了十几秒。

周围的人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只是,脑袋里会不自觉地重复几个画面:

她蜷在他的副驾驶上,呜呜地打哈欠,累得歪头睡去,却因有人敲玻璃猛地惊吓醒来;

她歪着头,探到他面前,肌肤在灯光下轻盈,透明,脆弱,眼神却俏皮勇敢,垂下长长的睫毛,凑近他的唇,用力一吮。

她单薄的身体被车灯的光切割得虚幻而朦胧,应该很累了,还跳着和他招手挥别。

不该放她走的。

他深深低下头,用力摁住眉心。

不能再想。

不能再想了。

一想,就疼;一疼,就不能呼吸。

“言医生,我们需要开个会。”陈队过来了,还有几位警官和季阳,“队员在山里发现的碎肉组织是动物的。”

言格抬起头来,外表仍是淡漠疏远的,看上去和平时无异。

不等众人开口,他便直接道:“嫌犯在安瑶的门诊患者名单里,无病情,却频繁来求诊。”

陈队原准备是要他听听季阳的意见,毕竟人家才是专业的,现在他这一开口,其他人都反应不过来。

这样的响应速度叫他微微皱了眉,道:

“嫌犯的外貌特征家庭背景和我一开始描述的无差别,与林白类似,长相清秀,家境富裕,没有稳定工作,和父母同住,有一个姐姐或妹妹。不同的是,这个男人比林白还要好看,脸很白,身体瘦弱,朋友很少,不善交际。

他可能遇到过大型事故,却奇迹般毫发无损,或者,他在感情方面遭遇过重创……

他的家人有人患过心脏病。最近他身边有人心脏病发死亡,刺激了他。

他有虐待小动物的历史,或许杀害过邻居家的狗,引起过纷争,治安警察那里会有记录。另外,他家有一个牧场,或者他近年买了一个牧场。

他最近经常出现在医院里,找安瑶看病,但他没有病,请认真排查心外科安医生的挂号和诊疗记录。”

他不许任何人插嘴地快速说完,见众人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忍了忍,道:“请问你们还站在这儿做什么?等着我冥想出嫌犯的名字告诉你们吗?”

陈队微愣,和言格合作很久,这是第一次见他疑似“发脾气”,从来温儒清淡的人,只是蹙着眉,声音低沉,就让人莫名感到一股压力。

他看了一下季阳,后者点头:“我赞同言医生的观点。”

陈队第二次不能犯险,保险起见:“脸很白,身体瘦弱,朋友少,是怎么回事?”

言格眼神静默,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季阳揉了揉额头:“妄想是一个循序渐进,从轻度到重度缓变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他常年妄想自己有心脏病,会避免各种外出和运动,久而久之,会缺乏阳光,缺乏锻炼,也避免了和朋友的交流。”

“事故和感情呢?”

“这是他怀疑自己得病的触发点。”

“那虐待动物?”

季阳解释:“他想找到合适的心脏,所以会下意识研究各种动物,一开始只是小动物,但小动物的心脏太小,他会转向大型牲畜。可大型牲畜不像小动物容易获得,所以他必须有牧场。”

陈队这次心服口服,立刻派人去医院调查,同时加大山林里的搜索力度。

言格听言,冷淡道:“不要再本末倒置浪费时间了,为了找到嫌犯目前所在位置,请立刻找到嫌犯所在的家庭。”

有位警官疑惑:“他会躲在家里?”

“不会。但他不一定躲在山里。”言格表情冷肃,“你们谁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他只是开着车出来抛弃废弃物,或者寻觅合适的心脏?”

众人哑口无言。

季阳也表示赞同:“与其盲目地在黑夜的丛林里寻找,不如快速找出嫌疑人,然后分析他可能待的地方。”

工作便如此展开。

不到一个小时,警方锁定了嫌疑人。

言格拿到照片和资料时,再度隐隐地,感到不安。

枪口冰凉,甄意吓得没了知觉,听到自己的心跳几近癫狂。

男人却没有开枪,朝甄意伸出一把手术刀:“小护士,帮我把心脏取出来。”

甄意惊住。

身后,林涵的呼吸很沉重,喷在她头上,她头皮发麻,枪口仍抵在她的左胸,随着她剧烈的心跳,一簇一簇。

细小的手术刀发出淡红色的反光,刺眼。

甄意张着双臂,像护雏的母鸡。

其实她害怕得神经都紧绷起来,扯得耳朵撕裂般得疼,却本能地不肯屈服,她迎着那人笔直而诡异的目光,缓缓地,摇了摇头。

他的眼眸微微敛起,不悦。手指摸去了扳机处。

甄意惊得瞪大眼睛,被恐惧攫住无法呼吸,身后的林涵拼命想要说什么,可他蒙着嘴,只能发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调。甄意听出来了,他在喊“甄意”。

她立刻伸出手:“把刀给我!”

男人把手术刀给她,示意她去穿手术服,并遵做严格的消毒模式。

她做完一切,对男人说,能不能换个地方让林涵躺下。

可男人不让她松绑,坚定地摇头,说已经给林涵清理消毒,让她立刻把他的心挖出来放进贮存箱里。

甄意想说自己不是医护人员,但只怕这一说,她的利用价值也变成“心脏”了。

她走到林涵身边,悲伤而绝望地看他,可这位警察的眼神坚定执着,对她点了一下头。

甄意心里更苦,缓缓作势把刀尖对准他的胸口,她停了一下,惊诧道:

“哎呀!”

背后抵着的枪口松了,男人凑上前来看,甄意抓住机会,手术刀挥过去,瞬间划开他的脸,鲜血直流。

她奋力扑上去拿刀刺他,可这人反应极快,她尚未近身,他已握起枪狠狠砸向甄意的腹部。甄意一下摔倒在地,还不屈服,又是一刀划在他腿上。

她刚要爬起来,他上前踩住她的手,狠踹她腹部。

甄意口吐鲜血,蜷在地上,痛得没了知觉,眼前发黑。

男人一抹脸,盯着手上的血,眼里烧起了火,端起猎枪,拉动保险拴,瞄准甄意。

保险栓拉动时金属碰撞的声音叫人惊心。

甄意已没有反应。

“许莫!”安瑶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制止了他的行为:“我和你说过,她是我的护士,杀了她,你就别想做手术!”

安瑶的声音冷静而冷酷,可甄意听出了一丝极细的颤抖。

许莫收了枪,却难解恨,上前一手揪住甄意的脖颈,把她拖着走。甄意奋力挣扎,却挣不脱他的手。他把她拖到池边,狠狠把她的头沉进水里。

池水无孔不入,带着动物内脏的血腥味苦涩味,灌进她的口鼻耳朵。

空气!

她竭力想要呼吸,却眼睁睁看着口中的空气化作泡泡浮出水面。她的肺焦灼烧痛,她需要空气,可每次呼吸,涌进去的却是更多的水!

啊!

她拼命挣扎,池子里扑腾作响,水花四溅。

可这男人全身的力量都摁在她脖子上,她眼睛模糊了,只看得到池底密密麻麻漂浮着红色的心。

窒息的感觉叫她全身扭曲。她的胸腔要爆炸了!

她抓着刀,反手去划他的腿。这次他敏捷地躲过,甄意立刻浮出水面,跪在水边,大口大口地呼吸,每一口空气都像是火,火辣辣地灼烧着呼吸道。

她双手紧握成拳,屈辱,羞愤,痛苦得想哭。

她努力忍住眼泪,抬头却看见淮如绑在林警官的柜子的背面。她此刻没心情管她,四处寻觅安瑶的踪影,她一定是在白帘子后面。

果然,许莫摁下开关,帘子拉开,对面

甄意止了呼吸,毛骨悚然。

许莫是许茜的孪生弟弟,因为许莫的伯伯无法生育,许莫的爸爸把婴儿时期的许茜就送去了伯伯家当女儿。

许莫家在市中心的一栋高档酒店式公寓楼里,面积四五百平,俯瞰整个繁华市中心。

城市的夜景格外璀璨。

许莫的父母坐在沙发上掩面叹息。

女警官耐心地询问许莫有没有别的去处,平时都待在哪儿,他的父母都答不上来。

许莫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不像一般男生的房间,没有篮球美女,也没有汽车模型……

倒是和言格的房间很像,只有一整面墙壁的书。

举目望去,全是医书。

言格检查了一下他的抽屉,望远镜,口罩,胡子,墨镜;

跟踪。

开衣柜,有几件非常普通低档的衣服在高档衣里格外显眼;

跟踪。

翻开相册,家族间的照片被剪得稀烂;

不和,仇恨,不公。

床头有一个大相框,放着罗马神话里月亮神阿耳忒弥斯和太阳神阿波罗的裸身画;

姐弟,情感。

走去书柜旁,拿起几本翻看得最旧的书,讲医疗器械的保养与维护,书页上写满密密麻麻的批注;

他不仅是简单地幻想换心脏,已经有非常系统且规范的研究。

言格阖上书,走去客厅,道:“他需要一处非常大且足够隐蔽的地方进行实验。不止一个操作台和一把刀,他所在的地方能装纳整个手术室,ICU室,能容纳下他所有的手术工具和照护工具。”

许莫的父母捂着头:“我们也想阻止他,可很抱歉,我们是从内地来的,在这里并没有购置其他房产。虽然有厂房或建筑地,却看管很严,不可能让他胡来。”

言格看着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说:

“陈警官,请立刻让信息科工作人员查询医疗系统外,近几年连续购买心脏类药物、手术消毒药、手术器械的个人及公司。也请卫生部门调查医疗系统内重大器械的置换销毁回收情况。”

许莫的父母仍是低着头,没有动静;可他捕捉到父亲的手指微僵,母亲的哭声轻了一点点,虽然其他人察觉不到,但这些微小的情绪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微微敛瞳:“许先生,许太太,你们其实知道你们的儿子在哪里。”

肯定的语气,掷地有声。

十几个人的客厅里,顿时落针可闻。

这对父母仍是低头捂着前额,不表态。

甄意望着帘子的对面,呆住。

一个透明的玻璃房子,里面是精细复杂的无菌的工作室,手术室和ICU病房。

标准化的手术台,无影灯,操作台,一整套精密的医学仪器,上边红色的符号跳动,显示着诸如空气湿度细菌数等等的数据。

玻璃房子的另一头是工作室,放着一堆堆动物心脏,正是刚才传送带送过去的。

许莫对心脏有非常高级的等级分类,一部分吃掉,一部分用来解剖做实验,满足他对治疗心脏病的各种需求。

安瑶穿着手术服,立在手术台旁,脚被链子锁着,看不清表情,脸色很苍白。

甄意这才明白,许莫不是开玩笑,他真的要换心。或许他原准备要杀甄意,可安瑶说她是护士,救了她。

身后,许莫再度拿枪推她的后背:“不要耽误我做手术,马上把捐献者的心脏挖出来。”

甄意回头,强忍着愤怒:“他不是捐献者,他是活生生的人!”

许莫静止几秒,开口。他说话时,嘴角会奇怪地抽抽:“我妈妈说,不能杀人。所以我不杀。你去,把他的心挖出来。”

甄意不可置信,这什么逻辑?

安瑶做最后的挽留:“许莫你听我说,你没有生病,你很健康。真的。你不需要换心脏。”

“你们骗我!”他咆哮起来,一抽一抽地歪着头,斜着眼睛,目光却笔直,“我的心一直在疼,它要死了。还有一小时,只有一小时了!你们不肯救我,就骗我!我不想死,我要心脏!我不想死!”

他是个疯子。

甄意无力而无助,面对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可以讲得通。

他拿枪抵住甄意:“把他的心挖出来!我要手术。”他不助地颤抖,惊恐万分,“只有一个小时了,再不手术,我会死的!”

“啊!”

他惨叫一声,用力抓住左胸口,痛苦得面目扭曲,仿佛他的心正被千刀万剐。

可握枪的右手毫不松开,逼着甄意往林涵面前走。

这次,甄意知道不能再反攻伤害到林涵,可这次,她的心却异常平静了。她站在林警官面前,望着他急切而命令的眼神,微微笑了,摇了摇头。

这个女孩如此平静地倔强着。

许莫大怒,走到柜子背后,砰地一声枪响,子弹打在铁皮柜子上,震耳欲聋。甄意条件反射地捂住耳朵。

淮如脚上的链子断开了。

许莫示意她过来:“我可以不用你这个人质,也不要她这个护士。你们三个里,我要一个心脏!别惹我,不然,三个备用也行!”

淮如手被束缚着,直哆嗦,望着甄意,泪如雨下:“我不能死啊,淮生还要我照顾,甄意,你就听他的吧。跟他讲什么都讲不通的。”

甄意想说什么,又听淮如道:“他的职责不就是保护平民吗?难道要我们替他去死?”

甄意简直闻所未闻,气得想笑。

她听说淮如学姐是搞科研的,甘于清贫,却没想她竟有这种想法。

“是,他的职责是保护你,但你也不可以如此心安理得地去享受别人的生命!”

淮如哭喊:“他是警察,他就不该让平民死。”

许莫惊住,恐慌道:“谁?谁是警察?!”

甄意心一沉,想要阻拦,已来不及。

砰!砰!

两声枪响在甄意耳边炸开,林涵额头上青筋暴起,胸腹处血流成河,血水如涌泉一样汩汩流出。

林涵极尽痛苦地嘶吼,可声音被胶带捂住,只化成喉咙里沉闷的声响。

甄意扑上去,捂住他的伤口,哭喊:“把安医生放开,让她来救救他!”

安瑶也挣扎:“许莫,让我先救救他,救救他!”

许莫看见林涵面色惨白,比所有人更加惊恐:“快!快!他要死了!快点把他的心脏挖出来!快挖出来!”

甄意的泪水湿透了双眼,拼命想堵住他的伤口,可粘稠熨烫的血液不断地往外涌。指缝中每溢出一点,她的痛苦就增加百倍。

“求求你们救救他,许莫,你救救他!”

“我叫你动手!”许莫眼见着他的心脏要死去,托起枪,再度扣动扳机。

“啊!”

甄意惨叫,腿上被子弹灼烧而过,穿出一个坑,鲜血直流。

她疼得像被火在烧,疼得大哭,可偏偏死不松手,拼命也要捂住林警官的胸口。

“救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啊!”

淮如也大哭:“甄意你放手吧。林警官活不了了。他要是死了,许莫会把我们俩的心都挖出来的!”

林涵垂着头,扎在甄意肩膀上,嗓子里模糊地和她说着几个音节,

一声,四声,四声,三声……

甄,意,动,手。

甄意泪如泉涌,呜呜地哭,却只是摇头,她恨死了这种看着他人在她面前死去的无助和绝望。

她不能杀掉林警官,不能看着他去死,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又是一声枪响,另一条腿再度中枪。

“啊!”

甄意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脚像是断了,疼得她几乎晕厥,可她的手仍死死捂着林涵的腹部,死都不松开。

林涵脸色惨白,低头看着她,刚才中枪都没有落泪的男儿,眼泪一滴一滴,砸在甄意的手上。

淮如泣不成声,跪下来哭求:“甄意,你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

甄意的双腿快失去知觉,身上全是血腥味,脑袋疼得意识不清,可莫名其妙的,想起宋依说她“保护欲太强”。

她哪里是保护欲强?

甄意小脸煞白,扭过头,看住淮如,剧痛让她说话都气息不稳:

“淮如,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谁该为谁去死,也没有谁的命就活该比谁轻贱。”她脸上全是眼泪,“生命,本来就是无价的。本就该被尊重。一条命无价,三条命也无价。无价的东西,能用倍数来比较衡量吗?一条命就比三条命该死吗?不好意思,我不会用人命来做算术题。”

她最终扭头看向许莫,嘴唇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说出的话却带着惊人的血性,一字一句,狠烈强硬:

“杀死我,随便你!让我杀人,想都别想!”

话说出口,她毅然决然。

可心里却涌上大片酸涩留恋的情绪,那个人他……此刻在做什么……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比谁都珍爱我的生命。”她眼里再度蓄满泪水,“但,如果为了救自己的命,去杀死别人,绝不可能!

许莫,你,让我为了活自己的命,成为杀人凶手,你休想!”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yue100.com)亲爱的弗洛伊德百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

猜你喜欢: 刑事技术档案亲爱的弗洛伊德凶案现场直播光暗之匣深渊归途神捕大人又打脸了ICS凶案追踪不可名状的城镇蛊毒未来老公要杀我惊叫循环(无限流)我的鬼神郎君总管原名格蕾丝破云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惊悚夜话天命新娘特别调查组[刑侦]死亡万花筒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诡婳之说青行灯丧病大学
完本推荐: 国师全文阅读莫负寒夏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从鬼灭开始:开局一套日轮甲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离婚全文阅读全世界最甜的你全文阅读闺范全文阅读玄幻之不朽天帝全文阅读叶琦和萧潇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凤凰图腾全文阅读清穿之咸鱼皇贵妃全文阅读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冥冥之中喜欢你全文阅读她真的不好哄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古董下山全文阅读大神养成计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御兽诸天绝代神主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末日拼图游戏从亮剑开始崛起召唤文武戏精打脸日常全职艺术家医妃惊世我在末世卖麻辣烫穿成八零异能女妖女乱国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东晋北府一丘八在柯南世界的悠闲生活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重生九零做团宠武破九荒大魔王娇养指南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十方武圣剑卒过河逍遥侯生命的继续混沌天帝诀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福运甜妻有空间我的1978小农庄无限列车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百悦小说网移动版 - 百悦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