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悦小说网 >> 嫡后重生十三岁 >> 第226章

在他背后不远处的柳颖雪感觉到他身子上窜出来的冷意,指头不住的战抖,狠紧地绞着掌掌中的丝帕,面色颓白的厉害。

尉迟青仓心目中巨震,他几近不敢相信自个儿的耳朵:“你讲啥?你要离开帝都?”

“是,”尉迟洲寒轻轻垂头,“父上,四哥方才亦讲啦,儿臣是个缺乏教养目无尊长的,帝都这类氛围着实是要儿臣喘仅是气儿来,因而,经过深思熟虑,儿臣还是决定要离开。”

尉迟青仓脑门红筋闪动:“你此是啥话,你是寡人的儿子,不在帝都,你欲要去啥地点?而且,寡人瞧老四讲的没错,你便是个没孝心的,既然你多年来不曾在寡人身侧,如今不思尽孝,倒寻思着远离帝都,此是啥想法?”

三皇嗣心目中兴奋,父上虽没明讲,可一句老四讲的没错,便在尉迟洲寒身子上贴上了标签,这件儿事儿运作好啦,全然可以废了他。

尉迟洲寒面上没分毫的惶恐,他望向申傲嬛,对着她伸掌。申傲嬛起身走至他身侧,俩人儿携掌而立,而后对着尉迟青仓跪下,深切地行礼:

“父上,儿臣亦不想离开父上身侧,仅是儿臣作错啦事儿,不的不离开。”

尉迟青仓目光闪动,沉默的瞧着俩人儿。

尉迟洲寒抬眼:“父上莫非便不想晓得儿臣作错啦啥么?”

尉迟青仓还是不讲话,心目中却是多少有了想法,片刻以后才问:“你……你们作了啥?”

尉迟洲寒轻笑,转脸与申傲嬛对看一眼,杨声讲道:“那几个花儿楼便是儿臣派人儿烧的!”

虽心目中有了预备,可是听着尉迟洲寒这般讲,尉迟青仓还是闭上了眼,深切地吸了口气儿。

三皇嗣与四皇嗣等人儿已然疯啦,声嘶力竭的张口谴责尉迟洲寒与申傲嬛。

“五弟,你着实是不像话,公然烧毁了帝都好几处花儿楼不讲,还搞出啥账原先诬陷我们,简直是没法无天!”

“是呀,你眼睛中还有没父上,还有没王法,在帝都当中翻荺搞雨,你觉得你是啥人儿?”

“太气儿人儿啦,简直太气儿人儿啦,不单陷害我们几个弟兄,乃至连众多朝廷官员全都陷害啦,你居心何在?”

“方才父上可是斩杀掉好几名官员呀,那些许可全都是兢兢业业之人儿,幸好父上冷静,没继续斩杀下去,倘若依据那假账本上记载的玩儿意儿,如今我大粱国国还有无官员可用?”

“父上,五弟的居心着实是险恶,必定不可以轻饶。请父上圣裁!”

底下吓破胆的官员们亦冷静下来,此时有了三皇嗣与四皇嗣领头,齐唰唰跪地高声乎与:“请天家圣裁!”

尉迟洲寒与申傲嬛面色分毫未变,一点全都没遭到朱边官员们的影响。他们直愣愣的跪在地下,抬眼瞧着尉迟青仓的方名,目光清冽、神态坦然。

尉迟青仓心目中发战:“你们……你们俩,是欲要逼着寡人废了你们?”一个亲王一个长公主,与满朝文武作对,他们可寻思过失败的下场?

申傲嬛仰头,瞧着坐在龙椅上的老人儿,他背后九爪金龙龙角峥嵘、气儿势磅礴:“父上,儿臣这不重要你为难了。可儿臣不后悔,不破不立,有些许腐朽的玩儿意儿去掉时非常疼,可唯有狠心去除,才可以重生新机。”

一侧的官员们怒了:

“宣化长公主此话是啥意思,腐朽?你讲我们这些许人儿全都是腐朽?”

“老臣在官场上为官时,你还未出生呢,黄口小儿觉得凭借着天家的宠爱便可以轻易对朝廷命官下杀掌?”

“便是,奕亲王与宣化长公主如果是不给臣等一个交待,那今日即使是要撞死在神龙殿上,亦要给自个儿争一个清白无辜!”

尉迟洲寒骤然转脸,视线咄咄逼人儿、分毫不要:“那你便撞死好啦!大粱国国少了你,有的是等着作官的人儿,真真当自个儿是盘菜,缺了你便成不了一桌儿宴席?”

“三皇嗣你此话是啥意思?你倘若逼死我们?”

尉迟洲寒满面讥讽:“呵呵,要撞死的是你自个儿,我沿着你讲啦,你又反过来咬我一口,怎你亦忘掉了自个儿的身份儿,不明白自个儿是啥东西?”

“天家,你瞧瞧五殿下,他目中没人儿、句句诛心,这般下去,我们哪儿儿还有活路?”

申傲嬛讽笑一下,清寒的双眼满满是鄙夷:“这名朱大人儿,你自个儿搞不清晰事儿的来龙去脉,便不要先争着当出头鸟。奕亲王是讲花儿楼的火是他放的,可没讲账原先是伪造的!”

“什……啥?”

“那些许账本上的内容,一笔笔、一件儿件儿全然全都是真真实的,你们争辩冲白自个儿时,怎不想一想,没证据我们能随便便把事儿暴露出来?”

嘈杂的大殿刹那间鸦雀无音,很多官员低下头面色灰白,他们作下的事儿,心目中全都有数,晓得账册上记载的全都是真真的,仅是是寻思着争取生机罢啦,如今想了下,倘若没真真凭实据,便凭尉迟洲寒与申傲嬛怎敢把事儿捅出来?

尉迟金钏目光冷漠,心目中却是不的不坦承尉迟洲寒与申傲嬛好计谋。

他们一布布把全然的官员全都算计到了坑中。先是花儿楼失火暴出账册,把官员们的心思打乱,干扰他们思量。

紧接着死士与龙鳞军把大笔的银钱送到神龙殿,拍定下账本上记载的内容。天家自然却然大怒,盛怒之下斩杀几个官员消气儿,完全把文武百官吓破了胆。

可是便在他们觉得自个儿完了时,状况反转而上,径直暴出是他们存心点火烧掉花儿楼,这些许原先绝望的官员听着这中,心目中的生机全然窜出来,拼死亦要挣扎着为自个儿冲白。

高声的争辩、声嘶力竭的挣扎,类类丑态在天家跟前暴露无遗。一个言辞凿凿、证据齐全,一个惶张缭乱不知所谓,天家能相信谁?

尉迟青仓混身冷意恣虐,一把御案上的清茶盏跌在地下,“嘭”的一下,瓷片四溅。

“天家息怒。”

“洲寒、傲嬛,你们讲的全都是真真的?”

尉迟洲寒目光坚毅:“父上,儿臣俩人儿不曾有分毫的欺瞒,不讲有这大笔的银钱作证,那些许花儿楼中的娘子们亦可以作证,倘若你不相信,大可要这些许官员们扒掉满身官服,换上一般衣袍要娘子们去认,到时候自然却然真真相大白。”

很多官员几眼一翻晕死过去,他们忘掉啦,即使是证明账册是假的,可是还有花儿楼的那些许娘子,他们捧过、养过的女人儿过多,要杀人儿灭口全都杀仅是来。

尉迟青仓怒发冲冠:“好,真真是好,寡人居然养了一批酒囊饭袋,视大粱国国的律法于无物,这些许人儿留着还有啥用,还有啥用!”

“天家饶命呀,臣等知错啦,求天家饶命!”

“天家,微臣仅去过一回,真真的仅去过一回呀,求天家瞧在微臣在朝为官多年,没功劳亦有苦劳的份儿上,饶微臣一命罢。”

申傲嬛笑容讥讽,这些许人儿如今晓得哭诉啦,早知今日何苦起先?

尉迟青仓心目中怒气儿燃烧,可是瞧着几近全然跪下的官员们,他居然一时间不晓得应当怎样处置,过多啦,这回给牵连的官员过多了……

瞧出尉迟青仓的犹疑,尉迟洲寒朗声讲道:

“父上,这些许人儿死不足惜,他们拿着朝廷的俸禄,享受着你给的荣华,本应当为大粱国国肝脑涂地,以报你的知遇之恩。谁可以料到,他们不单不知感恩,还贪婪成性。倘若没贪污受贿,他们的大笔资财自何而来?倘若没压榨平头百姓,他们的违法乱纪多年,为啥没人儿上达天听?”

“还有御史台的人儿,他们平日中哪儿天不参奏几个官员,往日面目刚正,仿佛可以讲尽天下不平事儿,为啥这般大的事儿,却是连一个提的人儿全都没?这般作派,留着与杀掉还有啥区别?”

“他们活着仅是为吸取民脂民膏,全然忘掉了起先忠君报国的决心。在朝为官,不思报君,不思为民,仅为一己私欲,今日便把他们杀干净,给天下平头百姓一个交待,给天下为官者拍一个警钟!”

尉迟洲寒一通话义正辞严,几个心神恍惚的官员给他的话一激,血全都吐出。

申傲嬛感觉到自个儿的心跳动非常快,她为尉迟洲寒骄傲,自内心深处感觉到骄傲,这般傲骨铮铮、正义凛然的男子,是她的夫君,是她的爱人儿。为他海晏河清的夙愿,即使是要走过刀山火海,她亦绝不后悔!

尉迟金钏嘭的一下攫碎了掌掌中的瓷杯,内心深处的妒忌密密匝匝的蔓延过来,几近把他吞没,他欲要把申傲嬛的目光引过来,欲要她亦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自个儿,倘若能赢的她那般的目光,他乐意作任何事儿!

三皇嗣等人儿已然全然蠢掉啦,他们不晓得应当怎反应,不晓得还有啥话可以分辩。

应当怎办,他们如今应当怎办?

尉迟青仓瞧着并排跪在地下的尉迟洲寒与申傲嬛,瞳孔深处既有骄傲又有懊恼:

骄傲于他们敢窜天下之大不韪,揭露朝廷官员的阴黯,有懊恼于他们过于大胆,居然分毫不给自个儿留余地。

瞧着俩小孩儿坚毅的神态,他心目中突然一动:亦许他们不是不晓得给自个儿留余地,而是他们欲要借助这件儿事儿离开帝都罢。

莫非他们不怕报复么,离开了帝都,远离了朝廷,那些许官员们欲要动掌易如反掌,到时候天高皇帝远,能抵挡的住明枪,未必挡的住黯箭呀!

“洲寒、傲嬛,你们俩先开来。”

“是,父上。”

尉迟洲寒扶着申傲嬛起身,俩人儿拉着的掌掌一直没放开。

“依据你们的意见,这件儿事儿应当怎样处置?”

尉迟洲寒张口:“父上是一国之君,这件儿事儿大粱国国律法亦有明确的规定,应当怎处置,便怎处置便是。”

尉迟青仓心目中叹气儿,一缕无力感升上心间,他岂会不晓得应当怎处置,仅是那样多官员,一旦全然全都给处置,那样一时间大粱国国的朝堂上把没人儿可用,等着官职的人儿是非常多,可亦不可能一时间提拔上来。

他陷入了个两难的境地,应当怎办?

申傲嬛扫了一眼官员们,感觉火候差不多啦,缓缓张口讲道:“父上,洲寒的方法径直,最是妥当,可一旦这些许官员全都处置啦,那样朝堂一时间没人儿可用,那样多职属部门官职空缺着亦不是法子,不若取一个折中的法子。”

“恩?你有啥法子?”

官员们死寂的心刹那间窜起一缕小火苗,折中的法子,有法子他们便可以活下去!

“父上,这些许官员亦不是每个人儿全都挥金如土、一掷千金,不若你便定个规矩,把他们的罪名划分为三等。”

申傲嬛的话要尉迟青仓目光一亮。

“最是严重的一等自然却然杀无赦,二等抄没家产,流放千中,永不录用,这三等么,罪名最是是轻,且是可以自宽处置,家产给他们留一些许足可糊口,官职亦保留着,便瞧他们今后应当怎样表现,如果是作出一些许政绩来,烧了那些许罪证便是,如果是作不出来,自然却然以罪论处。”

申傲嬛的话一出,那些许没去过花儿楼几回的官员即刻跳出来:

“宣化长公主讲的有理,天家,微臣乐意交出全然家产,自此往后兢兢业业,为国为民,请你再给微臣一回契机。”

“微臣亦赞同宣化长公主讲的话,求天家再给微臣一回契机罢。”

“求天家仁慈。”

尉迟洲寒隐晦的勾起嘴儿角,牵扯到的官员过多啦,自然却然不可能全都杀掉,傲嬛的方法暂时放过他们一根儿命,却是是把他们接下去的官场生涯全都算计进去啦,有把柄攥在天家掌掌中,他们敢不忠心耿耿、肝脑涂地?

倘若他们今日活下来,来日又犯了啥错,到时候时间充足,有的是人儿能换了他们!

尉迟青仓眼睛中光芒闪动过,掠过面带激愈的官员们:“你们亦全都赞同宣化长公主的法子?”

“是,臣等全都赞同。”

在场非常多人儿是去过花儿楼,可真真正挥金如土的还是少数,每个人儿全都期望天家划分等级时松一些许,到时候顶少可以保住性命与官职。

喜欢嫡后重生十三岁请大家收藏:(www.yue100.com)嫡后重生十三岁百悦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嫡后重生十三岁最新章节 - 嫡后重生十三岁全文阅读 - 嫡后重生十三岁txt下载 - 花蜂鸟的全部小说 - 嫡后重生十三岁 百悦小说网

猜你喜欢: 红楼之公主画风不对倾城小佳人国师大人您媳妇又毒舌了四爷正妻不好当十全食美家有庶夫套路深画春光四爷是棵摇钱树种花得良缘富贵不能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盛世谋之凰途霸业如意书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金凤华庭抢亲冷王爷桃红又是一年春步步高玖爷,你家王妃太狂了!绝宠医妃:王爷,你该吃药了恶女从良巧为农家女化身为玉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二重铜花门尚书大人易折腰
完本推荐: 子夜十全文阅读异世流放全文阅读一笔多情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全文阅读一禽定音全文阅读状元郎总是不及格[古穿今]全文阅读红楼之林家谨玉全文阅读师兄卷土重来全文阅读林视狼顾全文阅读全地狱都知道魔王有情人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综]明光全文阅读邵棠的位面全文阅读鹰奴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第一序列晨兴传/gl山海八荒录鲛人泪之画地为牢赝太子玉玺记沧元图剑道毒尊LOL:我能无限融合被动重生校园做学霸三生三世胭脂扣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宿敌医妃发家史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嫁偶天成娱乐:劳资要根除小鲜肉风气大道朝天来自未来的神探龙图案卷集·续极限挑战之卑鄙的我莫名开始拯救世界卡牌密室(重生)仙君复仇之路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大秦之全能红包系统替天行盗超强兵王在都市女老板的神级高手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嫡后重生十三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嫡后重生十三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嫡后重生十三岁txt下载手机版 - 花蜂鸟的全部小说 - 嫡后重生十三岁 百悦小说网移动版 - 百悦小说网手机站